谈阅读
来源:www.hbsjtys-gov.cn河北省交通运输信息网 时间: 2019-04-25 浏览: 37人次


写作从阅读开始,我们的阅读时常存在误区,最大的误区便是求数量不求质量。阅读跟看故事是两个概念,纯属消遣的另当别论,但阅读是需要走心的。而我们平时的阅读很大程度上只是看热闹,或者满足自己的虚荣心,别人提起谁谁谁的什么书,自己没有读过,私下里赶紧补课,以便别人再谈起时能说出个大概来撑面子。这是要不得的,读过跟读懂之间尚有八千米的距离。总结自己的阅读经历,发现过去的阅读充其量也只能叫浏览,全是瞎读,其实一篇文章也没有真正读懂过。还好,发现了自己的误区,及时调整,要么不读,要么就精读,这样一来,突然发现了阅读的乐趣。河北青年作家李浩有一次讲他的阅读经历,他说有一天夜里读卡夫卡,突然读懂了,那种兴奋状态溢于言表。我特别想找到那种感觉,后来试图找了好多次,老实讲,我到现在也没有找到,不是卡夫卡不好,是我的阅读经验积累得还不够,还没有达到读懂他的时候。

《杀手》是海明威短篇小说中杰出的代表作之一,几年前就读过,鉴于一位作家的推荐,大谈《杀手》如何如何好,网上搜来一读,却是一头雾水,并没有觉出它的好来,反而得出一个结论:海明威的小说不好读。几年过去了,近来重读《杀手》,感觉有所不同,不敢说读懂了,但起码这一次是用心地阅读。在读《杀手》之前,我已经读了他的《白象似的群山》《世界之都》《印地安营地》《乞力马扎罗的雪》等作品,篇篇惊心,感悟是有的,但写不出读后感来。

《杀手》写的故事发生在美国中西部一座叫萨米特的小镇。一天傍晚,两个杀手艾尔和麦克斯走进了亨利快餐店,准备枪杀一位常来此店吃饭的顾客——拳击手奥尔·安德烈森。他们把店里唯一的厨师萨姆和小伙计尼克·亚当斯绑在厨房里,嘴里塞上毛巾,让另一个伙计乔治应付来吃饭的顾客,一旦目标到来,他们就实施枪杀计划。不巧的是被暗杀的那位常客并没有来吃饭,谋杀事件未遂。匪徒离开后,尼克立刻就去给拳击手通风报信,但他意外地发现,安德烈森其实早就知道了此事,但他不准备采取任何行动,消极被动地坐以待毙。

题目“杀手”是一个指代人的名词,在我们的阅读经验里,出现在题目中的名词往往就是小说的主要人物,比如鲁迅的《祥林嫂》《孔乙已》《藤野先生》等,不过且慢,海明威一贯是善于声东击西的,时常扔出一颗烟雾弹,糊里糊涂就把读者引入歧途。如果搞不清文章的主要人物是谁,就理解不了文章要表达的主题,很难说能看懂。《杀手》这篇小说一共有七个人物,其中对两个杀手用笔的分量远远大过少年尼克,但这也不足以说明两个杀手就是小说的中心人物。海明威有一系列小说都是写尼克成长经历的,依据这个客观事实,我们有理由相信,尼克才是小说的主要人物。有人说尼克就是海明威自己,《印地安营地》写的是少年尼克随父亲出诊的经历,海明威的父亲也是一名医生,他小时候就有随父亲出诊的经历;《了却一段情》《三天大风》是正值青春期恋爱阶段的尼克。从这篇小说来看,尼克好象也正处在这一阶段,他比店员乔治小一些,远不如乔治成熟,从两个杀手更重视乔治的态度上可以推测出来。他善良、单纯,涉世不深,社会经验最少。他还在以一个少年天真的眼光看世界,但他这一次却亲眼目睹了两个杀手的飞扬跋扈,经历了匪徒的奚落和捆绑,对于救助安德烈森的热情最高,在杀手走后,不顾萨姆的忠告,及时去通知暗杀对象。然而安德烈森的麻木和无奈,以及萨姆那种事不关己、高高挂起的冷漠态度都使他天真无邪的心灵受到很大的震动和伤害,最后他只好伤心地说:“我准备离开这个城市。”这篇小说其实还是在写尼克的成长经历。故事的发展过程其实也是他逐渐走向成熟的过程,但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小镇只不过是美国社会的一个缩影,在这个社会里,暴力与死亡无处不在,随时都会发生,所以,他想逃避现实,寻找世外桃源,用这种一走了之的方式来面对严酷的现实,注定是徒劳的。

阅读过后,我不禁想问,我们阅读的目的是什么在我看来,阅读不是消遣,阅读的目的是为了提升自己,为写作服务,要么灵魂得到净化,要么写作技巧得以提升。如果你没有读明白,没有读出书里的好来,那你向它学什么你就无法吸收到真正有价值的营养,那样的话,读过跟没有读过没有本质区别。相反还白白浪费了宝贵时间,想来毫无益处。著名作家毕飞宇说他四十岁之前读《红楼梦》,怎么读都读不进去。四十岁以后,突然发现《红楼梦》非常好。阅读有时候也是讲缘份的。阅读跟诸多因素有关,兴趣爱好、文化层次、关注的热点以及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都有很大的关系。随着年龄的增加,阅历的丰富,人生的关注点在不断发生着变化,阅读能力也在不断地提升,说不定哪一天,你突然与某一本书、某一篇文章相遇了,读出它的好来,你会怦然心动,如同知音邂逅,这实在是阅读带给我们的悦心之事,但前提是你必须走心地阅读,抱着去会知己或者情人的态度。(范薛鲁)



责任编辑:孙悦


上一篇:守护

下一篇:归途

相关新闻: